风雨十连城°

字里行间知芳华

微蝶

微蝶
Albert相关,视角奇特
文笔奇渣(:3_ヽ)_


我是一只蝴蝶。
非常普通的那种,没有艳丽的颜色。这倒是件好事,以免不必要的丢失性命。
距离破茧而出的时间并不是很久,饥饿的感觉迫使着我不断的飞着,但却并没有任何食物的踪迹,香甜的气息一点也没有。不远处有着一棵小树,休息会或许是个很好的选择。
我轻轻地收敛翅膀立在了小树的高枝上,视野十分不错,可以很好的观察到周围。这是个不大的院子,树下有三个孩子正在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,略微有些吵闹,但这不是我关注的重点,填饱肚子才是当务之急。正这样想着,我落脚的树枝被一股力量带着突然向下沉去,紧接着巨大的阴影向我身上投来。我连忙震翅向上飞去,逃离阴影的范围。这时我才看清,向我袭来的是一只人类的手。手的主人估计是感觉并未抓到我,便识相的把手收了回去。
我在空中停留了一会,见并无异状,便重新回到枝条上。“Albert!我想要那只蝴蝶!”视线随着声音转回到树下,一个金色发色的女孩正紧紧的盯着我,小脸由于激动而略微有些发红,她的手里拿着一个透明的容器,十分的漂亮。
她旁边的一个瘦高的男孩闻声伸手想来抓我,但被我震翅躲过。“看来不是很好抓。”男孩有些悻悻地说道。“还不是你太笨,”距离小树不远处的另一个男孩子说道,“Emma,看哥哥给你露一手。”说完便从拿出了一个用枝条做成的弹弓,接着他从地上拾起了一块小石头架在了那个弹弓上。只听得“咻”的一声,小石子便朝我飞来。并没想到它飞来的速度会那么快,即使飞起但还是被强劲的气流带着向一侧歪倒。名叫Albert的孩子伸手想要接住我,不料却被女孩推倒摔在树下:“这是我的蝴蝶!你不许碰!”紧接着第二发石头也飞了过来,失去了重心的我根本无法闪躲,石头擦到了我的右翼,疼痛感随即蔓延开来,无力的下坠感包围着我,意外的并没有摔在地上,而是落在了女孩金色的发上。金色,亮得有些刺眼。
“来吧蝴蝶,我给你准备了蜂蜜!”虽然看不见女孩的脸,但是从她的语调里也能感受到她现在激动万分。伴随着她话语的还有那香甜的气息,饥饿感也在此时不合时宜的占据了上风。虽然可能就此殒命,但是自己现在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。或许一搏,还能有机会活下去…想到这,我再次震翼,跌跌撞撞地“砸”进了罐子里,香甜的气息包围着我。最温柔的毒药莫过于此…

被关进这个透明的容器已经快接近半天,虽然有甜蜜的气息环绕,暂时解决了饥饿的问题,但却并没有给与我逃跑的机会。女孩把我带回屋内后便把我放在了桌子上,然后便不见了踪影,如此看来死亡只是时间问题。翅膀的疼痛稍稍减缓,但是同感依然清晰,支持着我还保持着清醒的状态,知道自己正在一步一步的走向死亡,感觉还真的是十分糟糕。
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,一个熟悉而又可怖的面孔映入了眼帘。半边脸全是红色的胎记,就像是被附了一半魔鬼的面具,狰狞而又恐怖,另一边的脸还算是正常不少,不过粘上了少许血迹,头发也是乱糟糟的。是Albert么?我在脑海里努力的回想起他的名字。他怎么了?一个疑问在我心里冒出。“你还好吧?”Albert看着我问道。我拍打了下翅膀作为表示。“你没事就好,”Albert微微露出了点可怖的笑容,“我放你出来吧,不过不能让他们知道你去了哪。”说完他私下打量了下,便带着装着我的罐子离开了桌子,向着楼上走去。
门被打开,装着我的罐子被放置在了屋里的书桌上。Albert转身关住门并且锁好,“来吧,我放你出来。”罐子应声而开,久违的新鲜空气灌了进来,我也尝试的震翅飞起,由于翅膀的伤并未愈合,只能勉强的飞出了罐子,落在了Albert的手背上。“你就暂时待在这里吧,不要到处乱飞,被他们发现就惨了,他们那边由我应付。”我开合了下双翼表示回应,他也不是一个坏孩子呢…
按照Albert嘱咐的,我每天的活动范围就在这间屋子里,屋里的陈设很简单,Albert每天离开的时候都会给我留下一匙蜂蜜,以免我饿晕。有时还会带几支鲜花,插在桌上的花瓶里,作为我的歇脚处。这屋子当中最多的就是那一个个做工精细的面具了,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面具的缘由我也是十分清楚,但是这些面具无一例外都让人觉得恐怖,和美感几乎完全无关。
为什么会这样?

时间飞逝,这里度过的时间也很长了,Albert也由原来的孩子成长为一个青年人了。整日戴着面具,使得我快要忘却他原来的样子。他在屋中待的时间也越来越少,屋里的花朵枯萎也没有再更换,唯一没变的就是每天的那一汤匙蜂蜜了。看到他放在桌上厚厚的黑色封皮的书本和几个破碎的布偶,以及一张女人的照片和一把匕首,女人有着一头红色的头发,格外惹眼。虽然一种强烈的不安感升上心头,但是我无法去问,因为我只是个卑微的虫豸,什么也做不到。
一天深夜,房门打开的声音惊醒了正在枯萎的花朵上暂时休息的我。Albert走了进来。我连忙震翅飞到他的面前,他也伸出手作为我停落的地方。“打扰到你了么?”他缓缓地说道,声音冷冰冰的,面具遮挡了他的面容,完全看不到他的表情。他静静地看着我:“我准备要行动了。”行动?他想要干什么?我有些错愕,不安地开合着翅膀。“那是他们罪有应得,”Albert的语气锐利起来,“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。”难道…我不安的从他的手背飞起,落在了桌上。他还是那个Albert么?为什么?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正当我准备再度飞起的时候,一股钻心的痛感从背部袭来,刺骨的冰冷从创口处漫开,我被一把匕首死死的钉在了桌上,我想要挣扎但是已经是徒劳。活的感觉在快速的消逝,我无力的拍着双翼,迎接着死亡的来临。
“原谅我吧…”轻轻地低吟从远处飘来,荡开已经几乎不存的意识。
“最为柔软的部分已经去除,我将要进行我的复仇…”
我应该高兴么?或许吧…或许…或许…

最后的三个石头一发成功 \(*T▽T*)/ 喜极而泣!

既没出长江也没出拉二的我只能抱紧小贝了_(:зゝ∠)_勋章打起来真费劲,不过终于喂上杯子了…继续加油!

今天真的是突然变欧,终于把太宰盼来了(:3_ヽ)_期待出个中也

子弹横飞,枪战现场(:3_ヽ)_打到最后已经完全混乱了…

通关了~出现了金色的方块( ´-ω-)σ然而还不是很懂乌鸦和猫头鹰到底想干嘛

都太不容易了า(°﹏°า )

通关了,这次的故事依旧很沉重。画面和音乐都十分用心。期待新作。